2014年3月5日星期三

護士的公主病



這讓我想到我們山頂醫院的門診護士。

日本的士司機的四項承諾:開車門、自我介紹、確認路線、提醒乘客別遺留私人物品。做不到原銀奉還,黑面的還要賠double.

聽說山頂醫院近來在搞「認證」,認證就是提供一大堆文件來證明所需的每一個步驟都做足了,但他們有否「神秘顧客」去巡查、評核與報告?必須步驟中是否放棄了一些較難量化的基本要求,例如要對來看醫生的人面帶笑容、語調溫柔、禮貎地替他們開門閂門、要保護病者私隱、不怕污穢、檢查後扶他們起床清潔好身體、對科室流程熟悉、主動提供有關資訊等等?簡單如主動自我介紹,為何沒有做到?為何我們總只看到反轉了的工作證名牌?

護士「專業」的定義為何?公眾與護士自己又是否已清楚知道及有行常守則與獎罰制度緊隨?因經常有門診護士以黑面惡言對待病人,有些更將此解讀為「這樣病人就會覺得護士別具專嚴與專業」!

就此看來,搞所謂的「認證」改善不了處景,對我們病人來說只不過是虛名毫無用處及意義,帶病前來仍要被惡言惡相相對,老人家繼續逆來順受,為子女的就吞聲忍氣,大多民眾為了家人安全亦敢怒不敢言。

再說,許多「認證」中必須步驟護士們根本做得不情不願,雖只不過是基本責任與工作,他們卻視之為做多了工夫,將要多做事的不滿情緒不加思索就發洩在病人身上!

我們來到醫院門診,找不到溫柔、滿懷理想及愛心、関心病人的白衣天使,只遇到一班隨時隨地吆喝、怕穢一臉厭惡、對自己科室的工作流程十問九不知、事事以自己為先、無視病人私隱、是非當人情、工作時間做私事買臘腸、當病人面前公然吵架、愛發脾氣便發脾氣的高薪公主病。

究竟護士的表現由誰來評核?

當護士離開科室去到門診,遠離護士長能監察的範圍,就算正在醫生旁協助,他們是否就能當著醫生及病人面前任性妄為、有恃無恐?醫生有否評價護士的表現及專業性,抑或為維持同事間和諧關係,選擇默不出聲,變相故意縱容,破壞了病人與醫護人員之間的信任,犧牲了病人的利益與澳門公立醫院的聲譽?

或許你推說那只是一兩個個別個案,是護士當天的情緒,但來得醫院的,誰不是懷著帶病的情緒、擔心家人病況的情緒?他們可不知道的是,病人更已懷著體諒與忍耐,才以各種表飾不將其負面情緒發洩在醫護人員身上。況且問心,護士的工作壓力,怎比也不可比得上患病的壓力。那情緒的籍口根本說不過去,根本可恥。

再說,那明顯就是不專業!

澳門自賭權開放經濟起飛,人民對醫療質素的期望與公務員不斷調升的薪金是看齊的。我們城市當然需要高質素醫療,需要更多的人員加入醫療團隊,但我們要的,是專業的醫療人員,並不是視納稅人如泥如土的護士!

時代已進步,價值觀也改變,一個護士穿上護士袍,不代表她就自動得到病人的專敬與信任,那專敬與信任是要憑每一言每一行去贏取的!

人民教育質素已提高,我們是納稅人,再不是「求」醫,更非「乞」醫,你是否專業,是否具普世價值觀中的道德標準,我們能判斷,更有權指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