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

家傭的過份,太太的眼淚

工人,口說「你對工人好,工人便會你好」。事實是,她只不過利用你對弱者帶點可憐的心態,搵你著數、佔你便宜。

你對她好,待她如朋友,怕她來新家庭,人生路不熟、未適應,什麼事也幫上一點忙。生病時還給她錢看醫生。

但她做錯事時一指正她,她便黑面,講大話掩飾,扮聽不到,裝作那件只是小事如果我是你你也不會在心對不對,不想承認自己錯了,不停跟她自己說「我沒有任何一次做錯,我是很棒的」,不斷以黑面捍衛自己的尊嚴,也不會後悔、補救,一句「早晨」也不願主動說,更不會說「對不起」。

自卑,便有扮扮高尚的人的慾望。

口𥚃說:「孩子沒人照顧很可憐,所以答應來幫忙。」來幫忙,不是免費,很緊張錢,一毛子也不能少,最好多給些貼士。給貼士不會道謝,還裝一副不在乎的樣子。

重陽節假期碰巧在休息的星期日,老鄕説這樣的話休息也需要補錢。來了這麼多年還需年資比你短的同鄕提醒?裝笨很不附合她在同鄉間愛扮阿姐的情況。我們雖然對妳好,但不是低能或水魚,跟一個做了人力資源部十年的僱主耍花樣亦太挑機。

一發現這工作有點煩有點忙,便突然說老鄕的媽媽病了,要回去看她。給她一點好處,她媽媽的病瞬即消失了。我們不問究竟,心知肚明。

到移民局辦手續,填寫父母名字。親愛的有病便想回去探望的媽媽的名字讓她多次更正也填不對,最終移民局要她提交出世紙。人在澳門,辦越南文件要靠僱傭公司,收費$1200。應是她自己的身份證明文件應她自己承擔,我們也幫她付了。沒見過世面的她很擔心,多天晚上睡不了覺,迷信認為這樣不順利是不吉利的徵兆,這究竟是哪門子的高尚宗教信仰?將自己不留神的責任都推到僱主身上?


一有一點點不開心不如意,便嚇唬我們說我不幹了,測試我們的底線。還去聯絡舊僱主說想回去做,那「孩子沒人照顧很可憐」呢?當然沒有這回事。合約精神呢?她很高尚但沒聽過這是什麼。我們薪金很好妳繼續做吧,「我賺夠了我都不需要錢,我回鄕退休也可以。」但當舊僱主拒絕她回去做,她便生硬地表示她可以留下:「我想孩子好。」啊,是。

說到底,錢,仍是很需要吧?

來住了城市這麼多年,五光十色,先進方便,根本捨不得,也適應不了回落後老家生活吧?老鄕的老公及媽媽,當然是自己快活更重要吧?

高尚是高尚不起來,所以是扮扮而已。幻想自己是個高尚人的那些時間,應該自我感覺很良好,好舒服。

「你對人好,人對你好。

你對工人好,她只會自以為是,得寸進尺,貪得無厭,變本加厲,以怨報德。